暂无图片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朔州历史

总兵故里——堡子巷
时间:2018/8/2 16:43:01   信息来源: 朔州市新闻中心

  山阴县有漫长的置县历史。用“山阴”立县名,肇始于金大定七年,即1167年,其县治在如今的故驿村北。“大要”是明清时期山阴县的下辖村。因其地处官道,四面通达,实为重要的交通中枢,故名。集镇的形成在清代中晚期。到日本侵华开始,才将山阴县治从“古城”移置于今天的岱岳镇,并将岱岳镇改曰“岱岳市”,直到1946年岱岳和平解放,岱岳镇才开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山阴县治所在地。

  岱岳镇成为县治,时间不算长。从民国的1937年到现在,总共也就80年左右。因此我们说它既不旧,也不新。

  但是,作为岱岳镇来说,其建制时间还是比较长的,可以做为历史古城来衡量。因而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些可供探寻和研究的历史古迹。岱岳镇能够算得上古城,其标志性建筑就是老岱岳人常说的“南阁”、“北阁”之类的古建筑,可惜已荡然无存。而那些民间建筑,仍然是我们这些后人常常谈论的话题。

  堡子巷村立名,缘于岱岳老街堡子巷。

  入山阴县城,由西而东下立交桥,直行,过阎家巷与中商街丁字路口,左拐,遇北阁“普济桥”遗迹。

  清乾隆《大同府志》载:普济桥始建于清雍正十年(1732)。新修《山阴县志》又作了具体阐述:说它为单孔石拱桥,桥洞上刻有“普济桥”三字。桥跨越大桥沟,呈南北走向,长20米,宽11米。2008年还残存青石质栏板3块,望柱2根。栏板均为高0.8米,宽1.4米,厚0.14米,上雕刻暗八仙、花草等图案。望柱方形,高1,2米,望柱柱头原雕有石狮。普济桥在旧城改造中遭到破坏。桥墩、栏板及望柱被损毁,现残损无存。

  据随行的宋先生介绍,普济桥南原有石碑两通,再往南是一座木质牌楼。石柱上有几个形态各异的石猴,背上雕有蜜蜂,是建桥人对行人的祝福,有“辈辈封侯”之意。

  离开普济桥,过“澡堂子”,向北是一条东西小巷子,叫作堡门外巷子。巷北有魏青龙的“大顺泰”作坊一处(即如今的“老汉铺”)。这魏青龙就是日伪统治时期,山阴县赫赫有名的“魏二先生”魏县长。听说这个“魏二县长”是个有民族气节的中国人。曾为我党做过好多有意义的工作。

  过东与兰园巷交汇处便是关帝庙(也称老爷庙)。该庙坐北南向,一进院落,建筑年代不详。据原碑记,清雍正三年(1725)重修。现存正殿三间,进深四椽,单檐,硬山顶,覆筒板瓦。前檐留门窗,墀头有精细砖雕图案。东耳房殿二间。东下房配殿四间,进深三椽,檐、顶、瓦与正殿一样。山门一座,内山门两侧墙体有重修记文,模糊不清。外山门东西墙体分别镶嵌砖雕繁体篆书“云”、“龙”二字,字体逼真俊秀。外山门两旁倒卧两支石质“拴马桩”。原西耳房殿及西配殿被新修的关帝庙(伽蓝殿)占用。出关帝庙东拐,向北就是“大疙疤”河塘。河塘的成因就是缘于修筑堡子取土而致。河塘的东侧由南而北的一条巷子是梁山巷,即现在的梁山村委会所在地。这里原是北街校的东校区,据说还有一个不伦不类的洋教堂。梁山巷后边是一些新建的小巷子,有场巷、新巷等。河塘东岸有东西走向的堡河巷,堡河巷以北有南北走向的青龙巷,这两条巷子与兰园巷相连。梁山巷西边南北走向的巷子叫“北大道”,这里曾经有爱斯娘的神召会和解放后的山阴印刷厂。与梁山村委会所在地正对,东西走向的巷子叫北墙巷。北墙巷南拐,是西夹墙巷,附近有北街校,夹杂一些居民住户。夹墙巷连接东西走向的小巷子为堡门外南巷。至此,堡子外围的街巷算是作了一个走马观花似的浏览。

  堡子的墙体,在大自然的熏陶和人为的破坏下,颓废坍塌,缺失严重,残垣断壁随处可见。在这些残存的墙体中,唯西墙还算完整。堡墙东西长100多米,南北长88米。

  所谓堡子,是由明代山海关总兵、大要村宋伟家族建造的备御性堡院。堡子院只设南门一个入口。从残留的一截土丘推测,当时的堡门还算气派:高大、结实、雄伟。随行的宋氏后裔宋守山先生说,堡门全部砖包,雕花刻草,古朴典雅,单一扇大门就得五六个成年后生才能挪动。门外蹲着两只威风凛凛的护门石狮子。他还说,在这个堡门旁曾掘得一碑,上书“永胜堡”三字。可惜,这些物件已丢失无踪。不过,堡子的名称似乎有了一个新的叫法。

  由南门入永胜堡,进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宽巷,这就是人们口中常常叨念的“堡子巷”。至此,真正意义上的旧堡子巷才在我的脑海中形成:永胜堡巷才是堡子巷!堡子巷蜷缩在南北不到80米的永胜堡院内,以此为中轴线,两侧各形成两条东西走向,大约50米左右的巷子。一纵二横置五巷,是永胜堡院的基本格局。登高俯视,一个大大的“土”字映现在我们的视觉内。这也许是堡院主人的有意安排:土字、土堡、土人,在这厚重的堡墙里,祝福其乡人永远安康、幸福!

  经由岁月的洗礼,堡子内的建筑,已由过去整齐划一的布局,变成了今天的杂乱无章。老式民居夹杂现代楼房,看上去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错乱感。

  巷内民居之规制基本上大同小异,但一些细微的装饰构件,又各显风采。主体格调为砖雕、石刻、木匾。

  北巷最东的一处院落为南北向,东配房紧靠东堡墙内墙。不设西配房。大门为西向,青砖构造,雕图细腻,美轮美奂。甬道由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铺就,图案逼真,构图自然。整个院落不失为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其他院落大体一致,基本为四合院型,大门里置照壁,大门外立石鼓。其中一处院子的照壁上刻有一米见方的草书双回路“福”字,飘逸俊美。石鼓底座仍然蹲卧在大门两侧,石鼓下落不明。

  北巷最西的院落与东院落遥相呼应,保存也较完整。

  北巷的中间,有新修的照壁一处。据宋先生等人介绍,这里原有石阶,可通北堡墙。北堡墙顶正中央建有“悬天庙”一座,也有人称“玄天庙”。庙的底部是夯土层,大约一米多高,砖包,宽度与堡墙顶部相同。宋先生说,“悬天庙”祭祀的主人是崇祯帝。对于此庙的名称,我到偏重于“悬天”之说,祭祀崇祯帝就更为可信。悬天庙旁边建有“水神庙”一座,寓意水不过顶。“火神庙”则建在堡内的地面上,寓意火从下走。

  这里值得一提的一处建筑就是位于南北巷子跨西的大院落。解放后,这里曾经是山阴县兵役局和山阴县晋剧团的办公场所。我县有名的晋剧名家王桂兰、徐翠珍就从师学艺于这里。门洞为一圆弧状,里跨木质大门,铁质兽头拉手与条状护带紧裹两扇厚实而笨重的大门。

  宋先生说,堡子巷的西面有宋家花园,那里的小巷子最初叫花园巷,后人也称瓜园巷。中间有土地庙,东南有龙王庙。

  行笔到此,就不得不说说明末山海关总兵宋伟的故事了。

  “文臣首推王家屏,武官当推宋震川。”这是对山阴历史人物的高度概括。

  清乾隆《大同府志》载:“宋伟,字震川,山阴人。父国宾,万历中,官平鲁卫参将,明斥堠,严刁斗,时简练,云西一面资保障焉。伟,沉勇多智略,由山阴守御千户累升洮西副将、榆林总兵。二十余年,战辄有功。崇正二年,移镇关门,以疾归。十七年,李自成犯山阴,伟率家僮守城,城陷,服鸠死。”同时记载了宋伟妻边氏“闯贼入城,据其室,杀伟,氏不为屈膝,厉声大骂,贼加以炮烙,两乳焦烂,骂犹不已,贼称烈而止其刑。”其子宋佳荫妻朱氏“总兵宋伟之子妇也。闯贼陷城,被执。氏指堂隅绐之曰‘有藏金在’。贼争往掘取,氏急走窑中,以土覆身,解带自缢。时年二十有六。”

  宋国宾有三个儿子,长子就是宋伟。

  按照明朝政府的规定,凡军户离任或去逝,其指挥官之职,由长子接任。因而,宋国宾的参将之职,由时任安东中屯卫辖山阴守御千户所(驻白方子,即现在的白坊村)千户官宋伟接替。宋伟袭职后,读兵书、勤值守,沉雄多勇略。遂迁洮西副总兵,后升延绥(驻榆林)总兵。终因疾病之故,回到家乡大要村。

  崇祯元年九月,由时任广东道御史的马邑人霍锳推荐,调宋伟为辽东副将。

  崇祯二年十月,皇太极越过袁崇焕的宁锦防线,绕道蒙古,从遵化大安口、龙井关毁长城而入,逼近京师。十一月,山海关总兵赵率教入援遵化阵亡。

  崇祯三年正月,后金兵攻打永平府,宋伟接替山海关总兵官赵率教之职,随兵部尚书梁廷栋、马世龙入援永平府。七月,收复永平四城,宋伟进“太子太保”,荫一子锦衣卫正千户。

  崇祯四年七月,历史上著名“大凌河城战役”打响。八月初四,皇太极以数万铁骑包围大凌河城。九月,山海总兵官宋伟等援大凌城,败于长山(今辽宁锦县东南)。后被萧奕辅、周堪赓等言官弹劾,总兵官之职由龙世威继任。被贬回乡的宋伟,在大要村修建城堡,营造花园。

  崇祯十七年二月,闯王李自成“倒取宁武”,北上大同,与部将李岩南攻山阴县。宋伟率领乡军顽强抵抗,城破,宋伟服毒自杀。葬于今天的旧焦化厂院内。清朝旌表其忠烈,赐谥“节愍”。

  附记:宋伟任千户时,娶白坊村边氏为妻。宋伟弟兄三人,三弟迁徙南方。宋氏后裔仍遍布山阴县。

(文/

(编辑:宁瑞婷)

相关资讯
暂无推荐的资讯...
主管: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: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:0349-8851866 投稿邮箱:sxszxww#163.com(#改为@)
千亿国际-千亿国际最新官网平台-千亿国际 www.qy82.vip【欢迎来访】点击进入*版权所有©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|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80006 |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| 晋ICP备11001423号
关于我们 - 网站律师 - 广告服务 - 您是第  位访客 -
关注微博